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甲醛房病根在行业垄断,为何却让自如“愤怒和委屈”?

甲醛房病根在行业垄断,为何却让自如“愤怒和委屈”?

“阿里员工去世,生前租自如甲醛房”,9月第一个周末,前述微博热搜话题再次将自如推上了舆论的漩涡。自如CEO熊林也在自己的微博发布了声明回应对自如的质疑,但公众的质疑并未消解。

9月3日下午,深陷“甲醛风波”的自如CEO熊林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最近的心态是“拒绝愤怒和委屈”。对于饱受质疑的自如装修甲醛问题,熊林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已经采取三个措施,首先针对现有客户,有所疑虑可以免费检测,第二是下架所有首次出租的房源,检测安全之后再上线,第三是积极动员全国同事来和客户做更多的交流,让一线同事来帮助客户协调解决问题。

笔者认为,不管阿里员工去世是否是由于自如的甲醛房导致的,但自如的甲醛房超标是不容辩解的事实,按照自如CEO熊林说法“目前市场上没有足够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来支撑自如数万房屋的检测需求”,也不是自如甲醛房对租客的身体健康造成了损害的理由,实在是搞不懂自如的“愤怒和委屈”从何而来?何来“拒绝”这样理直气壮?

在我看来自如的“愤怒和委屈”,完全来自于行业垄断和企业道德建设缺失,这才是甲醛房的病根所在。

自如原是链家旗下品牌,自从2016年独立后每年都会有多起因甲醛超标而发生的纠纷事件,而如今舆论呈泰山压倒之势足以说明自如住房甲醛超标问题已呈规模性爆发。很明显甲醛超标已成长租行业的通病,究其深层原因一是行业垄断,二是企业道德建设。

事实上在行业的发展过程中,市场主体总是由少到多不断增加的,在行业扩张初期阶段总是会出现类似于垄断、寡头等形态的非竞争性市场,这无可诟病。并且有些行业比如供水、供电其本身的行业特点就决定了其必须在相当资本设备规模上才能运行。

但是这些需要市场作用力来保证行业效率的行业,长期垄断造成的不仅仅是效率的损失更是监管的失控和消费者的投诉无门。

行业垄断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企业自身拥有产品定价的权利,这也就意味着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利益目标调整价格影响产量,追求最大利益,并且可以同时形成行业壁垒以保证自身的市场地位。

8月份以北京为首的长租领域租金暴涨,房租在10天内暴涨200%,预期7500的房子在中介的争抢最后被哄抬至10800。中介争抢房源表现出来的是供不应求,但事实上中介抢占房源一是看准积极预期,二是为了保证市场份额。为了获得超额利润,中介控制房源,房租被哄抬一路暴涨,抢房大战最终还是让租户苦不堪言。

同时垄断另一方面其实也意味着行业的自由,并且这种市场给予的自由使得政府的调控更加难以干预,只能诉诸于执法手段,而执法队伍的进入最终会导致市场更加复杂。我国房地产市场乱象丛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监管的缺失。同是8月份,湖北一家房地产中介被判定为黑社会性质,而这家中介与租户的纠纷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就已经频发,虽然客户屡有投诉,但是最后也都是不了了之,使得该团伙兴风作浪数年,非法获利逾千万,直至今年警方介入才最终被绳之以法。

而自如的甲醛超标事实上也是早在三年前就频有发生,直至今日愈演愈烈并最终爆发事实上和监管部门不无关系。即使消费者有极高的健康意识,最终也都敌不过甲醛检测的猫腻,监管的缺失最终的结果就是市场无规矩的自由。

这样无规矩的自由更是让租户们维权无道,类似于自如公寓甲醛超标的问题,想获得赔偿并不容易,举证的实际操作难度很大,其最终的解决方案也大都是换租。

但是,任何形式的市场自由都不代表着企业可以摒弃最基本的道德,产品是企业安身立命之本,而道德才是企业长久经营的要义。现如今我国企业的道德建设不甚理想,有不少企业怀着“讲道德吃亏,不讲道德赚大钱”的经营理念,为了一己私利不择手段,伤害消费者或者社会的利益,比如早前的“三鹿奶粉”“有色馒头”的食品安全事件,类似的案例比比皆是。

从外部来讲是因为我国道德研究落后与经济的发展,从内部来看是因为中高层道德意识薄弱,导致员工道德应用欠力度。但是不论何种原因企业道德缺失导致的经济、个人和社会的伤害已经真是存在了,有些甚至是不能挽回的。

综上,针对长租公寓行业出现的类似问题,笔者认为,首先是应该完善相关法规,以保证行业的竞争,提升行业效率保证消费者的权益,长租公寓行业作为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完善的行业准则和规范能为其健康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其次加强监管,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制度的作用需要在落实的前提下才能充分发挥,最后加强企业的道德建设,提升企业家的道德意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应当流淌着道德的血液,一个良好的企业形象才能燃起消费者的信心。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