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资本从明星光环退场,有助于避免“追星风险”

资本从明星光环退场,有助于避免“追星风险”

日前,海南阿里巴巴影业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企业从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退出,而此时距其入股尚不足两年。稻草熊当初吸引资本的原因是其背后有吴奇隆、刘诗诗、赵丽颖三大明星股东,曾经的暴风科技也计划以10.8亿元收购其60%的股份。

曾经的资本市场掀起了一股追逐明星的热潮。从最初华谊兄弟上市成为创业板首批上市公司之一,在其股东阵容中,有知名导演冯小刚等,也有演员黄晓明,李冰冰,任泉等;后来就是始终致力于捆绑某明星的唐德影视,不惜以10亿元的现金收购注册资本300万,成立时间不足半年,而未有代表作品的“空壳”公司。此中案例,数不胜数。

阿里系从吴奇隆、刘诗诗、赵丽颖三大明星股东的公司退出,具有极强的背景,即今年以来,不少明星个人IP受损很大,资本投资开始回归理性,逐渐从明星光环退场,或许最终真正回归公司治理、经营能力等投资价值本身,这有助于避免“追星风险”。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相关行业如影视类公司的投资理念日趋成熟,不再是一个赚快钱、靠炒热点来割韭菜的市场,对资本和明星影视公司也意味着引来规范、成熟的发展环境。

资本“追星”有其合理性。明星身上所附带的增值服务是之前吸引资本的关键,也可以称之为是“粉丝经济”。资本看中的,就是捆绑明星IP之后,其创造的影视作品都能够产生粉丝效应,带来巨额的资本回报。从最初郭敬明的《小时代1》,再到投资不到500万元创下9000万元票房杨幂的《孤岛惊魂》,以及后来的《爸爸去哪儿》系列,都让幕后的投资商赚的盆满钵满。

而且,当公司成功与明星IP捆绑之后,明星为了能够让自己收益更高,也会更加卖力的为影视作品站台,宣传,调动粉丝,后续还有一些附加义务,例如代言等等,这些都能让公司投资物有所值。然而,随着消费者越来越理性,市场越来越冷静,明星IP所能够带来的额外收益正在逐渐减低。

《扶摇》、《武动乾坤》、《甜蜜暴击》等等影视作品,无论口碑还是收视率,都没有翻起多大的浪花。之前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幻城》等等更是表现平庸。这些都使得公司投资遭遇滑铁卢,反倒是一些无流量明星,依靠作品质量的《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等收获颇丰。

其实,资本盲目的押宝某一单个明星IP,这其中隐藏了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资本投资往往非常注重可复制性,包括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特别忌讳依赖某个企业家或单一客户渠道。不过,影视类公司却有其特殊性,虽然单一明星有其资本不喜欢的高度依赖性,但知名度高的明星具有独占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则意味稳定的票房与收益。即便如此,当投资具化于某一人身上的时候,人的行为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也为公司蒙上了一层阴影。从最开始龙薇公司50倍杠杆收购万家文化遭遇证监会处罚,禁入资本市场,导致投资者诉讼索赔;再到华谊兄弟受阴阳合同影响股价腰斩,投资者遭到闷杀;以及某明星受偷税漏税牵连,导致其相关代言下架,影视作品停播,投资方血本无归等等。

明星行为的不确定性再加上当前粉丝经济遇冷导致的明星IP的不稳定性,都使得将资本意识到,系于明星一人身上风险极大。这恐怕也是当前资本不再“追星”的根源所在。

如今的资本市场正在逐步回归理性,开始逐渐理性评价标的公司价值,而不仅仅关注于其背后单个明星IP。以影视公司为例,真正决定其价值的绝不仅仅只是单个明星的IP,长期来看,还是取决于以下因素:公司治理水平、经营能力、团队执行力、IP生产的可复制能力等。

市场经济下,产品质量才是公司核心竞争力最重要来源,影视类公司亦然。例如像《人民的名义》、《白鹿原》、《白夜追凶》等制作精良的作品,都得到了市场积极的回应,而这才是其背后制作方的能力所在,也是其价值的彰显。

如今,粉丝经济、明星IP都受到了市场的冷遇,或是粉丝变得更加理智,也或许是资本嗅到了明星光环里的虚无缥缈、捉摸不定;也或是资本盲目追求明星,但市场对不少公司的当头棒喝让他们头破血流。如今资本市场的众多迹象都表明,传统的“蹭热点”、“赚快钱”的投资模式已经遇到了瓶颈,理性投资理念正在逐步回归,所以,阿里等公司脱身明星光环,不失为是一项明智之举。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