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孙宏斌再次接盘乐视 150亿亏了还是赚了?

孙宏斌再次接盘乐视 150亿亏了还是赚了?

9月22日上午10点,多个乐视产业股权拍卖结果出炉,最终以总价约7.73亿元的起拍总价成交,三个拍卖项目买受人均为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而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融创中国中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

笔者早就对媒体预测,融创很可能再次接盘,因此拍卖结果在意料之中。融创将成为新乐视智家的第一大股东,这是孙宏斌剥离乐视网优质资产的动作之一,外界都认为孙宏斌被“好老乡”贾跃亭挖坑,其实我觉得孙宏斌总的来说并不会亏本,会利用实际控制人的便利,从乐视网中赚回来(可能还不止150亿),被坑的只会是中小投资者。 

再一次接盘的孙宏斌没有了当初的一腔热血,150亿沉没后,这一次的接盘显得低调得多。2017年9月,在融创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对自己老乡——贾跃亭的乐视的款款深情溢于言表,而在今年年初《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的“愿赌服输,希望不留遗憾”也让人唏嘘不已。

的确,乐视就如同百足之虫,庞大的产业链看似有巨大的价值,然而重资产,糟糕的财务已经严重拖累了整个貌合神离的生态体系,可以说,总体的乐视并不具有庞大的价值,但是,细观乐视系的多个组成部分,你就会发现,其中还是有不少被拖累的优质资产。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正是在这一片狼藉之中浮现出的沧海遗珠。

乐融致新是原来的乐视智家,有着当初带领让的是登上神坛的智能电视业务。当初,乐视依靠着捆绑销售,将硬件与付费会员两者有机的结合起来,从电视销售收入中拆分出一部分服务费,即会员服务费,这一点就如同是风靡一时的移动联动电信的合约机。通过这种方式,会员续费的收入可以为公司带来稳定的现金流,而且会带来更多的增值服务收入。这一点,乐视比雷军看透的要早,靠硬件的利润空间是远远不够的,只有靠服务才能为公司带来更多的收益。而乐融致新的故事本可以讲的更好,感动更多的人,然而被乐视整体生态系统垮塌所拖累,只能同样陷入困境。

而乐创文娱是曾经的乐视影业,情况与乐融致新相似。它同样是行业中钟情新模式的一个,乐融致新致力于将服务附着于硬件并高于硬件,而乐创文娱则看中的是电影核心服务之外的文旅模式。从单一影院票房到IP多元衍生,从电影本身到品牌文化价值,这就如同王健林在纠结万达影业和大歌星KTV时脑子里所闪过的思维火花一样。这同样也是一个行业中超前的想法,将文学、文旅、互联网视频、游戏、消费品五大合作领域结合在一起,生于传统电影行业,而又高于电影。

我们此时再来看这一次孙宏斌的接盘,可以说是在无奈中充满了商机。乐视生态崩溃的根本原因,是在于各个生态突触大而不强,没有核心,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本可以依靠视频与智能电视的主营业务,发挥资源依赖理论中的伙伴依赖、共生依赖作用,拓宽商业触角,如同小米一样建立一个更为紧凑的商业生态体系。

实际上,今天将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或许才是孙宏斌早就规划好的战略。孙宏斌此时却恰好可以利用乐视系的这两个优势资产,让他们与地产主营业务融合发展。这一点就如同乐创文娱CEO张昭在乐视影业推出“影旅联营”新模式所说的一样,随着与融创体系的合作,乐创文娱与融创文旅将会在多个领域进行合作,重文化轻资产,专注电影品牌文化建设。这对于孙宏斌正在布局的“诗和远方”不谋而合。

收购乐视影业与乐融致新,孙宏斌将融创中国从地产商到发展其他产业的战略规划组成部分。融创控股后应该不会“地产化”发展,而是沿着大文娱方向把内容做大做强,应该是。当前,大房企都在寻求非地产多元化发展,大趋势之下融创恐怕也不能置身事外。

当前,去重资产化是当前众多房企正在走的道路,这一转变颇显无奈,但却是大势所趋。地价上涨与房价限制,让房企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单纯依赖房地产销售收入已经难以满足企业长久发展需要,重资产所带来的高负债,高杠杆也成为了悬在房企头上的一把利剑。而通过借用乐视已经建立的较为完善的渠道,将重资产轻量化,平稳过渡,转战文旅,布局文化产业,这可以称之为是一条风险更低的捷径。

当然,融创目前也会把乐视影业和乐融致新作为协同地产业务发展的考量,比如社区化、产业小镇,两者相得益彰。甚至可能是,文娱产业为地产包装概念,为融创转型探路,地产则为文娱提供短期变现。可以说是长短期结合,因此,回头看,孙宏斌150亿是一桩极划算的买卖。

我相信,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改换门庭之后大概率会再次焕发出夺目的光芒。遗憾的是,这些很可能与贾跃亭和乐视网无关了,贾跃亭也金蝉脱壳造车了,更不用心疼“好老乡”孙宏斌的150亿,只是如何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亟待思考,不能再次白交学费。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