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更积极财政政策指向“更大规模、更加明显”减税降费

更积极财政政策指向“更大规模、更加明显”减税降费

国内外形势纷繁复杂,经济发展也遇到瓶颈,美元的持续加息缩表也在强迫着各国对经济发展的政策做出调整。日前,财政部部长刘昆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我们要以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护航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积极财政政策不是“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我们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 

财政政策作为国家重要的经济调控手段,积极合理的政策实施无疑对国家经济发展会发挥巨大作用,采访中刘昆提到,全年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26日,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债券已完成全年计划的91.8%,新增专项债券已完成全年计划的85%;前8个月全国财政支出完成预算的67%,9月份进度继续加快,可见财政政策的步伐确实非常之大,为此刘昆特别强调,积极财政政策并不是搞大水漫灌。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经济局势,如何增强国内经济稳定性是财政政策需要做的,为此刘昆主要提到了四个点,加力减负、补齐短板、促进消费、节用裕民。可以说,这四点解决的主要问题便是减负与降费,减的是居民、企业的税负,降得是公务开支,政府日常的花费。

从财长的此次表态我们不难看出,加力减负(包括企业和居民)被摆在了首要位置,这个“加力”直接指向了“更大规模、更加明显”减税降费。据悉,按照已经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落地后预计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3万亿元。

刘昆也回应之前的质疑,一方面是计量口径的差异是财政收入增速高于GDP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政策存在时滞性,其实政策的时滞还表现在企业税收实现上,面对5月1日的降税,不少企业选择提前交易获得更大的抵扣额,从而导致财政收入的增长过快,因此综合来看,财政减负确实做到了,但质疑声也提醒着目前的政策力度还没有达到很大的效果。

此次回应中,刘昆再次强调了企业减负的重要,可见为企业减负已成为决策层共识。减税降费是近几年提的比较多的一个词,其相关措施也在不断出台实施,其中比较被人熟知的便是营改增,其包括降低增值税税率,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研发等现代服务业和电网企业在一定时期内未抵扣完的进项税额予以一次性退还。相较之前的多项税收,营改增在避免重复收税的基础上给大幅减少了企业的税负,下一步还应继续深化增值税改革。其他的,各项费用的降低以及针对小微企业的税负减免也同样重要。

我们期待“我们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尽快落地,尤其是对实体经济企业,无论是大中小型规模都要“高看一眼、厚爱一分”。

财政政策一直为人诟病其挤出效应,主要是此前的财政政策更多集中于“铁公机”(铁路、公路、机场等重大基础),由于存在一些壁垒,民间资本无法进入,造成了对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而此次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三管齐下,则从企业端减负、居民端降税、政府端减少开支发力,而仅在重要的基本设施建设上做投资,这在很大程度减少了对社会的投资挤占作用。与此同时,不断增加的基建开支主要是在于“补短板”,这也为企业提供了更好的外在发展环境。

笔者建议,政府投资类项目,注重引入民间资本,不仅能改善财政政策的挤出效应,还能实现财政资金的放大效应。同时,还要加强财政支出绩效评价,突出“更加积极财政政策”的经济绩效和民生绩效的约束,前者能为未来带来收益,尽量降低或避免透支未来财政;后者能提高民众的幸福指数,这也是财政支出之要义所在。

更值得注意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同样需要货币政策作为支撑,也是在昨日,货币政策也开始有了动作,央行宣布:自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1%的准备金上调直接释放了1.2万亿的流动性。其中4500亿用以偿还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新增量资金约7500亿,超过市场预期。 

此时协同再也不像几月前的争论,货币政策担起了为经济稳增长、企业融资等开闸的任务,下一步便是财政政策的精准灌溉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正在共同担当护航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重任。这是可喜的变化,为应对经济稳中有变吃下了定心丸。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