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经济诺奖垂青经济增长,研究成果或可为我国发展借鉴

经济诺奖垂青经济增长,研究成果或可为我国发展借鉴

海外网10月8日电,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公布,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该奖授予美国经济学教授威廉·诺德豪斯和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

此次获奖的威廉·道布尼·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宏观经济学中的经济增长。诺德豪斯是气候变化经济学的缔造者,是全球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顶级分析师之一。从师从萨缪尔森,被其看中共同出教科书就可以看出诺德豪斯的天赋异禀,而萨缪尔森也的确将他看作是自己的接班人。他研究的是气候变化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主要集中于气候变化在经济增长的约束程度。而罗默则是新增长理论的重要创建者,在宏观经济学中重要的两个内生增长模型均出自罗默之手,也正是他发现了特殊的知识和专业化的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

观察近几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研究成果可以发现,将多个新概念进行跨学科、跨门类的融合是近期的趋势。例如今年获奖的诺德豪斯,将自然科学气候学、气象学等与人文科学经济学联系在一起,去年的理查德的泰勒,将心理学的现实假设融入经济学分析,对行为经济学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传统的经济学已经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中变得越来越包容,内容也越来越丰富,福利经济学,博弈论,行为金融学等等都已经成为经济学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多个交叉学科之间的“化学反应”也让经济学获得了更为深远的发展。

所以,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想上的指引,发展经济不能过度依赖传统的经济学思想,需要将多个关联方面统筹分析,顶层设计,此次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嘉奖领域是经济增长,而笔者认为,我国的经济发展也可从这两位获奖者中获得经验与借鉴。

诺德豪斯一直致力于将经济系统和生态系统整合在一个模型框架里,而其中的媒介就是二氧化碳,经济系统在运转过程中产生二氧化碳,而二氧化碳使得生态系统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再影响到经济系统,形成了一个循环流,将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联系在一起,以此为基础,他设定了温室效应边际损害线等等来研究碳减排的重要性。

该理论的思想实际上与我国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理念不谋而合。

可持续发展指的是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自身需求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传统的粗放型经济增长的弊端已经大量显现,我们不能单单关注于经济系统,任何经济活动与生态系统都是无法分割开的,应当将两者统筹兼顾,建立资源友好型的发展模式。

而且,诺德豪斯对于碳减排的研究对于我国当前产业结构改革,重塑生态系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传统的制造业,重工业耗尽了大量的煤炭,石油资源,而且产生了大量的空气污染和粉尘,我国多个城市都存在热岛效应,我们可以尝试性的引入碳排放税来促进节能减排。同时,我们也应当更加理性的看待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诺德豪斯和托宾曾经将资源利用成本因素从GDP中扣除,之后去考虑美国的经济增长,发现不及原增长速度的一半,数据触目惊心,我们也可借鉴这样一种评判GDP增长的模式,剥离资源因素,真正审视我国经济发展的源动力。

与诺德豪斯的气候经济学不同,保罗·罗默关注的则是科技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关系。

罗默在所发表的《收益递增与长期增长》一文,构建了一个具有内生技术变化的长期增长模型。在这个模型中,特殊的知识和专业化的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知识和人力资本不仅能自身形成递增收益,而且能使资本和劳动等要素也产生递增收益,从而整个经济的规模收益递增。收益递增保证了经济的长期增长。

他提出的内生增长模型揭示了知识可以提高投资收益率的重要理念,也从侧面表明了各国经济增长率不一致的原因,与资本一样,知识也是一种重要的生产要素,国家必须要以看待土地,资本的重视程度来对待知识投资。

这一理论对我国当前打造科技创新型社会,塑造创新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有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我们需要大力投资教育和学术研究,这有利于经济增长,而且,该影响不会受到劳动力规模和生产工艺的限制。传统的经济规模并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而人力资本的规模才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应当扩大人力资本存量,大举发展教育事业,充分发挥知识和科技的溢出效应,提高经济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社会福利水平。

窃以为,经济活动与生态系统,科技创新密不可分,只有统筹多方面发展,才能从实质上促进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而这可以成为我国未来发展的重要借鉴。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