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最好的营商环境就是更高的政务效率

最好的营商环境就是更高的政务效率

16日上午,世界“宁波帮·帮宁波”发展大会隆重举行。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在致辞中表示,选择宁波,就是选择未来。他用产业、开放、地利、爱才和效率5个故事,生动讲述宁波的优势和前景。
 
其中第五个关于效率的故事颇具代表性,在营商环境中对应的是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郑栅洁承诺“对所有出台的政策和措施,我们都将逐条落实,让所有投资者体验到更高的政务效率、更优的营商环境。”这道出了地方政府优化营商环境的核心所在,即更高的政务效率。
 
笔者认为,作为地方政府,无论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还是解决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具体到地方政府,其实就体现在“更高的政务效率”之上,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地方最好的营商环境就是提高和优化政务效率。
 
办企业不是请客吃饭,笑脸相迎只是营商环境中最表面、最浅层次的要求。真正的营商环境不能只是做表面功夫,而是要切实减轻企业负担,尤其帮助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
 
企业负担即企业成本主要有两大类:一是企业自身生产经营成本,如产品成本、人工成本、营销成本等,这些通过企业创新等来解决。二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包括各种税费负担、具有普遍性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市场遵从成本、政商关系维系成本等。
 
对于企业而言,那些与企业生产经营直接相关的物质成本,是可以计算和控制的,而其他制度性成本,是无能为力的。著名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认为,交易费用决定了企业的存在,企业采取不同的组织方式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节约交易费用。企业“内化”市场交易的同时产生额外的管理费用。当管理费用的增加与市场交易费用节省的数量相当时,企业的边界趋于平衡(不再增长扩大),这个时候企业没有生存的基础了。
 
因此,减轻企业负担,或者说优化营商环境中企业成本部分,对于政府而言主要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如何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其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提出了6方面措施包括:第一,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第二,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第三,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第四,完善政策执行方式。第五,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第六,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
 
具体到地方政府,一方面是,税负、金融政策、法律等宏观经济层面,很多都是国家层面制定的,更多是在落实上,是在“完善政策执行方式”;另一方面,在“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尤其是审批效率等方面,地方政府有着很大的作为空间。两者全部都指向提升政务效率上来。
 
回到郑栅洁第五个关于“效率”故事上来:今年初,经过5天4次飞行谈判,美国的杨荣贵教授决定把“2017年度全球物理学十大突破”之一的辐射制冷超材料技术放在宁波产业化。之后,只用了不到1个月时间,项目就注册落地。最新消息是,下个月第一条生产线将建成投产。杨教授感慨地说,“宁波的办事效率太高了,这是高铁之外的另一种中国速度”。
 
据悉,目前在宁波开办企业,一般只要3.5个工作日。与此对应的是,在经济学上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就是“印度病”。所谓“印度病”就是事事都要经过左审右批,制度成本高了,那么用于经济发展的资源就少了。在印度,成功的企业家并不是进行技术和组织创新的企业家,而是获得最大量许可证的企业家。典型的例子是印度的汽车工业。许多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获得进口汽车的许可证上,谁获得较高价值的许可证,谁就可以谋取更多的利润。这是印度汽车工业长期落后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郑栅洁讲的五个故事都很具有代表性,“看好宁波有理由,选择宁波有未来!”窃以为,最好的营商环境就是更高的政务效率,而选择“更高的政务效率”就是选择宁波的未来。这对于其他地方政府是具有极强的共性价值的。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