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理性认识老龄化社会 积极寻找应对之策

理性认识老龄化社会 积极寻找应对之策

近年来,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关于人口老龄化的担忧情绪也在持续发酵。实际上,根据2000年11月第五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彼时我国60岁以上人口达1.3亿,占总人口10.2%,65岁以上老年人口达8811万,占总人口6.96%。按照国际标准,我国在2000年时便已经进入了人口老龄化社会。
 
有不少人参照日韩的发展经验,认为人口老龄化将会严重掣肘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甚至人口老龄化本身就是问题。我们知道,人口老龄化主要是两方面力量的作用结果,一是出生率降低,二是死亡率降低。
 
出生率的降低,早期是计划生育的作用结果,而最近十几年,主要是人们生育意愿的下降,其原因在于养育成本太高,包括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对于许多家庭来说,尤其是从事农业劳动的家庭,每多一口人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劳动力,这毫无疑问会带来整个家庭整体财富的增加,因此人们的生育意愿相当强。
 
但是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这种原始的农业经济在整个经济中的占比越来越低,上述逻辑在整个社会层面不再成立。经济压力的减轻使得家庭对孩子的期望也不再是增加家庭财富,而是长大成材。观念上的转变使得家庭越来越注重孩子的教育问题,抚养成本也相应水涨船高,两者相互作用的结果便是生育意愿的下降。而死亡率的下降不必多说,是医疗技术进步、公共卫生水平提高以及人均寿命延长的自然结果。
 
从以上分析可知,人口老龄化可以说是一个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出现的社会现象,我们要做的,一是转变思维方式,从发展的角度全面认识这种现象,而不必过于担忧;二是继续推动技术进步,以尽可能减轻甚至消除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
 
首先,随着人口预期寿命的持续增加,“老年人”的年龄标准也应相应提高。1956年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提出来,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则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1982年的维也纳老龄问题世界大会则把这个标准修改为60岁和10%。但是显然,在过去的几十年,世界人口平均年龄持续增加,我国男性、女性寿命从2000年69.6岁、73.3岁增加到2018年的74.6岁、77.6岁,日本男性、女性寿命从2000年的78岁、83岁增加到2018年的80.5岁、86.8岁。所以,几十年前所制定的老龄化标准在现今的适用性是要打折扣的。
 
其次,之所以很多人觉得人一旦步入老年以后就丧失了劳动能力,一是到了一定年龄后身体机能确实会下降,二是早期的很多工作都是重体力活,对身体条件要求较高。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现在很多老年人,60多岁甚至70多岁,身体依然健康,远没有到行动不便的程度。不论是在日本还是在韩国,经常能够看到工作中的老年人,有的在机场、有的在便利店、有的在开出租车。所以,如果我们依然把年满65岁作为进入老年的标准,那么至少要改变老年人不能继续工作的传统印象。
 
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也在发生深刻变化。1978年,我国三次产业产值比重为28.2:47.9:23.9,就业构成为70.5:17.3:12.2,而到了2017年,两者分别变为9.3:44.0:46.7和27:28.1:44.9。可见,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已经是拉动经济发展和吸纳就业的支柱产业。而第三产业的很多工作都是轻体力活,对劳动力身体强健程度并没有很苛刻的要求,这也是很多传统意义上的老年人在过了退休年纪后仍然可以继续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次,在很多领域,年纪大并不必然是劣势,反而是优势,比如技术含量较高的制造业。工作在一线的工人依然很辛苦,但是他们在工作中能够不断积累经验,这对他们未来成为工程师是一笔重要而不可或缺的资本。等到了退休年龄,他们不必奋斗在一线,但是他们在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中培育的人力资本仍然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能够支持他们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也就是说,对于不同职业的人,年龄增长的影响不尽相同,比如40岁的程序员或者建筑工人已经不算年轻了,但是50岁的工程师或者教授,可能还有人觉得他们资历不够老呢。
 
最后,随着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发展,全社会的生产力大大提高,人均意义上也是如此,这就意味着,未来将有很大一部分劳动力能够从具体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人们将获得更多的享受生活的时间,从而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发展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会进一步被削弱。而这部分创造出来的需求,甚至还会催生新的产业,继续促进经济的发展。
 
所以,对于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日韩等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但也不能一味照搬,我们要做的是转变思维方式,同时推进技术进步,并且立足于本国国情,找到符合自身情况的应对方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