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焕发微观主体活力 平台经济再入政府工作报告

焕发微观主体活力 平台经济再入政府工作报告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规划了2019年的政府工作任务,笔者注意到,本次工作任务安排将焕发微观主体活力、促进创新创造发展放在了极为关键的位置。报告中指出新一年要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坚持包容审慎监管,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加快在各行业各领域推进“互联网+”。
 
这是平台经济连续两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也侧面说明了如今平台经济对于经济发展的贡献。平台经济是近些年出现的新词,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平台经济就是淘宝天猫等电商,其实不然,平台经济从互联网诞生之日起便已经出现,或者说的笼统一点,整个互联网就是一个大平台,而借助这个平台实现的商业往来就是平台经济。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这还只是平台经济的雏形,平台经济的发展还是倚靠着科技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平台经济是以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为基础,基于平台向多边主体提供差异化服务,从而整合多主体资源和关系,从而创造价值,使多主体利益最大化的一种新型经济。说的简单点就是利用某一互联网平台,实现供给与需求的链接,并且,有着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加持的平台让整个过程更具有效率,从而孵化出更多的商业可能。
 
细化来讲,平台经济的优势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便是零成本复制性,或者我们讲边际成本为零,以淘宝为例,平台的建立成本是个固定的数值,这之后不论多少商家入驻,其边际成本都几乎为零,并且,随着商家的入驻,淘宝还能调动很多闲置的服务器,让整个设备运转更具效率;其二便是开放性,网购平台的开放自不必提,我们拿苹果应用商店再举一个例子,应用商店是个开放式的平台,开发者的自由进驻为开发者带来了收益的来源,还为用户带来了更多样化的消费使用体验,而作为平台拥有者的苹果坐收分成。因此,开放性使平台经济具有了外部性和共赢的特点。
 
就业的提升就是其外部性的最大体现,据人社部网站消息,人社部拟公布15个新职业,其中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等,都是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数字经济直接创造的职业。从数字上来看,2018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创造了4082万个就业机会,同比增长10.89%,其中包括1558万个交易型就业机会、2524万个带动型就业机会。可见,平台所带动的就业是其他经济形式无法比拟的。
 
报告中提到,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平台经济带来就业与财富的同时也响应的提升了消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持续释放内需潜力。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投资的关键作用,稳定国内有效需求,为经济平稳运行提供有力支撑。
 
这是“形成强大国内市场”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离不开稳定的消费需求。刚才笔者提到平台经济有提升消费的能力,具体来讲,平台经济产生了更具层次的消费结构,一方面带来了大城市“新消费”的概念,另一方面开拓了更广阔的多层次市场。研究表明当消费高于某个临界值,一个国家国民消费发生改变的分水岭,其会发生从功能性消费需求进入到情感性消费需求的转变,用户开始追求理性消费、关注自我价值,喜欢简单时效、具备生活美学等等的商品,新消费便应运而生。
 
有统计显示,2018年,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消费占比已经达到22%。保守估计,新零售意味着万亿乃至十万亿级的新消费市场。而这一切,平台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除此之外,平台经济,特别是网购平台具有很强的渗透能力,加速了消费向三四线城市下沉速度,形成层次分明的国内市场。
 
可见,平台经济在稳定市场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同时也应在注意到平台经济存在的发展问题,在未来,进一步发掘平台经济潜力的同时也应相应加强平台商业监管和用户财产安全和隐私的保护工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