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2月居民部门人民币贷款减少 季节性因素之外还因何而起

2月居民部门人民币贷款减少 季节性因素之外还因何而起

近日,央行发布了《2019年2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月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8858亿元,低于预期的9500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030亿元,较一月大幅下滑,比上年同期少4847亿元。M2同比增长8%,较上月和上一年同期分别低0.4%和0.8%。
 
从数据结构来看,2月份居民部门人民币贷款减少706亿元是新增人民币贷款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而这也是自从2016年2月以来居民部门新增人民币贷款首次出现负增长,其中居民短期贷款减少2932亿元,出现大幅下滑,中长期贷款增加222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也减少了1000亿元左右。
 
人民币贷款的减少由多种因素共同导致。根据历年的经验,人民币贷款数据常常受到季节性因素的影响,2月份往往是一年内的数据低谷,一方面因为2月份相比其他月份在时间上有两三天的差距,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春节的影响,银行放贷和企业融资均要力求在春节之前进行,比较春节同样处于2月初的2016年,同样也有各项数据在1月放量、2月回落的特征。
 
不过即便考虑了季节性因素的影响,2019年2月的人民币贷款还是出现了超出预期的下滑,尤其是在居民短贷方面,近3000亿元的减少量不是仅用季节性扰动可以完全解释的。
 
而导致这一现象的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居民预期收入的减少,根据生命周期消费理论,理性的消费者将会根据自己一生的收入来安排自己的消费和储蓄,使得一生的收入与消费相等。虽然现实中绝对的理性不存在,但是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预期收入的下降和未来的不确定性都会使得他们的即期消费降低,进而导致短期借贷的减少。
 
根据商务部之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的春节期间,零售和餐饮企业的销售额同比增长8.5%,但是增速却是同比下降了1.7%,这也是自从开始统计的十几年间该数据首次降至个位数。
 
在尚未完全消散的经济下行宏观环境下,各行业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影响,甚至年前不少企业都开始小幅裁员,因此,居民谨慎的估计未来收入状况作出降低消费的选择也无可厚非。对于银行方来说,同样在经济下行时也会更多的考虑居民的偿债能力,部分银行的风控标准也进一步提高,个贷的发放也更加谨慎,这也是影响短贷增长的原因之一。
 
至于中长期贷款增速放缓,则更多的是由于房地产市场的影响。2019年1月和2月,商品房销售面积为14102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6%,具体到各个区域,在东部沿海和东北地区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在这一轮楼市调控尚未结束的大背景下,大部分潜在的买房者也是抱有持币观望的心态,除开刚需的消费者外,基本上少有居民在这段时间贷款买房。
 
当然,居民贷款数据的快速回落也不必过分担心,毕竟1月份也出现了超预期的增长,综合1月和2月的数据来看,2019年的居民贷款仍然是高出2018年同期708亿元,这样短暂的降温实际应该是监管方面乐于看见的局面,不搞大水漫灌式、灵活的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才应是目前货币政策的导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居民贷款减少的同时,2月份存款金融机构居民存款为76.79亿元,仅环比增加1.33万亿元,增速1.76%,相较于去年的同期下降了2.64%。对于这一现象,一方面,年后强劲的A股表现又重新激发起了居民对股市的热情,另一方面也是在1月份各种金融机构“开门红”活动结束之后存款利率的回落,此外,2月份正值春节消费黄金周期间,取出存款过年也是我国多年的传统习惯,居民存款增速回落也实属正常。
 
总的来说,不论是居民存款还是贷款,2月份的各项金融数据回落都是受到了多种因素的影响,这种回落并没有透露出负面信号。相反,在“不搞大水漫灌”的政府工作要求下,稳杠杆、控风险才符合高质量经济发展的目标,而且,愈发旺盛的企业融资需求或许正是经济下行即将结束的标志,在企业—居民的传导下,也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居民存贷款数据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