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移动支付增强普惠性 让金融服务摆脱地理位置限制

移动支付增强普惠性 让金融服务摆脱地理位置限制

数字金融的蓬勃发展,究竟为实体经济带来了哪些正向价值?今天(8日),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的主任黄益平及其研究团队通过追踪支付宝2011年到2018年的数据变化发现,移动支付正在打破传统的“黑河—腾冲分割线”,东西部金融服务可得性的差距缩小了15%。
 
其中,省市间的差异缩小的变化更大,2011年,移动支付覆盖最高地区(上海)和最低地区(青海)之间的差距达50.4倍,而到2018年,覆盖最高地区为(北京),最低地区为(西藏),地区间的差距已降至1.42倍,这意味着,从2011年到2018年,移动支付覆盖率地区间差异极值缩小了近50倍。
 
所谓的“黑河—腾冲分割线”又称“胡焕庸线”),是我国地理学家胡焕庸引进西方近代地理学理论和方法,从人地关系的角度研究我国人口问题和农业问题。提出中国人口的地域分布以瑷珲—腾冲一线为界而划分为东南与西北两大基本差异区。
 
笔者认为,北大数字经济研究中心黄益平主任的研究极具现实意义,即这条“繁荣与落后的分界线”差异逐渐缩小,得益于金融服务的快速发展。移动支付等金融科技或能弥补传统金融的不足,增强了金融的普惠性,从而让金融服务摆脱了地理位置的限制,例如银行等,成为改善东西部差距的重要手段。
 
根据经济学中的功能金融理论,金融能够促进经济资源跨时间、跨空间的优化配置,具体来看:金融是储蓄动员与分配资源的核心,通过吸收储蓄和释放贷款调节货币流通,实现资金的优化配置;金融改变了传统商品、服务的清算结算方式,脱离了实体商品的限制,使得交易变得更为快捷;而且,金融也能够帮助风险分散,通过划分风险等级和期限,实现纵向和横向的分散风险,促进市场稳定。
 
不过,传统金融服务仍然会受到地区因素的影响,因而也会产生以胡焕庸线分割的区域分布特征。
 
传统金融服务以金融机构为核心,这就意味着银行网点、证券中心的建设情况决定了当地的金融发展水平,也制约了金融的资源配置功能,欠发达地区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该类基础设施往往较为落后,因而加剧了地区间的落差。
 
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的研究表明,如今东西部差距缩小的功劳应当归于支付宝等移动支付,正是它,才让这条横亘在地区之间的分割线日渐模糊。这也是在启示我们,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金融科技,促进了金融服务的普及,增强了金融的普惠性,从而帮助金融业的发展摆脱地理因素的限制。
 
移动支付所需要的工具对于个人来说仅一部手机即可,而核心的数据处理中心可以建设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这样就可以摆脱贫困地区客观因素的限制,同时移动支付也让传统网点单一化分布转变为散点状分布,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渗透程度,而且,国家网络建设的快速发展,也给移动支付提供了良好的客观条件
 
其次,胡焕庸线两侧受到经济发展等多方因素的影响,也呈现城镇与农村发布的地域特征,而移动支付可以促进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的发展。
 
基于移动支付平台,吸引第三方支付机构、信贷公司等等参与到农村地区的开发中来,例如阿里在农村电子商务上付出的努力。这将会让涉农金融服务,产品得到快速的发展,实现以更低的价格向农村地区提供便捷、多样的金融服务。
 
同时,移动支付的简洁操作,缩短了贫困、低知识水平人口与先进科技的距离。传统金融服务需要填写大量文件、单据,这给这些人群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而移动支付的操作则较为简单,更人性化,手机的语音与人工智能也可以降低操作的困难度。
 
最后,移动支付让金融系统更好的发挥资源配置效率,帮助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审批流程较长,资金门槛要求较高,对于小微企业来说融资成本较高,这也加剧了东西部两侧的经济差异。但移动支付的发展,使其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工具,帮助金融机构不断创新小微企业融资模式,开展多样化的资产证券化服务,拉近资金所有者与资金使用者之间的距离,拓宽小微企业融资渠道。
 
虽然我国的移动支付水平在世界范围内处于比较先进的地位,不过一些国家推动移动支付的成功经验依然值得我们借鉴。肯尼亚的M-pesa的体系也是世界上较为发达的移动支付体系之一,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因地制宜的由网络运营商作为移动支付的主导。实际上,笔者认为这个方式在胡惟庸线西侧的欠发达地区值得尝试性推行,因为这些地区的信息化发展远远快于金融机构的发展,推行移动支付的成本较低。
 
可以说,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金融科技,让金融变得更加普惠,帮助金融服务更好的贴近民生,服务社会,充分发挥金融的资源调配作用,从而促进了欠发达地区的经济、科技发展。窃以为,随着移动支付等金融科技逐渐成熟,或许有朝一日“胡焕庸线”终将退出历史舞台,这对改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也是极具现实意义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