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TikTok进行IPO融资,会不会导致控制权旁落?

TikTok进行IPO融资,会不会导致控制权旁落?

特朗普政府本周初步通过了TikTok与甲骨文、沃尔玛的多方合作协议。特朗普称之为完美协议。的确,无论从任何一方看,此项协议都算得上是完美协议。
 
根据已知信息,字节跳动将在未来继续以80%的控股权控制TikTok Global公司。字节跳动将成立新的TikTok Global公司承接TikTok业务。TikTok Global公司成立后进行一轮Pre-IPO融资,甲骨文和沃尔玛则会分别获得TikTok12.5%和7.5%的股份(以5000亿人民币的市值计算,甲骨文和沃尔玛合计出资1000亿人民币)。这样字节跳动就在融资后稳定取得80%的股权,获得完全控制权。TikTok Global董事会五名董事成员中保留了四名原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其中包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融资后沃尔玛CEO加入董事会,匹配1/5的美方股权份额。
 
在技术方面,TikTok不会转让任何算法技术,甲骨文仅仅获得安全检查权限,展示源代码是跨国企业遭遇本土数据安全顾虑的通用解决方案,微软在中国,思科在德国都是同样的做法。
 
而对于50亿美元美国财政部税收和50亿美元教育基金字节跳动也进行了辟谣,财政部税收是未来纳税预测,经营纳税天经地义,何况是个没有约束力的未来预测信息。而50亿教育基金是子虚乌有,虽然TikTok会努力发展教育类内容产品。
 
围绕TikTok的焦点,是公司控制权和技术转让两个方面。现阶段TikTok的方案的确是满足多方诉求的最佳方案,走出了一条多方共赢之路。保留了算法,保留了用户,保留了企业控制权。但TikTok也许并非仅仅是守成,实际上这个协议是有外延的,TikTok并不仅仅着眼于当下,协议还暗含着更广阔的未来。
 
字节跳动提及:TikTok Global还将启动上市计划,进一步增强公司治理结构和透明度。有人担忧在美国IPO会导致控制权旁落,但实际上未来IPO规划是部好棋。IPO当然会带来一定程度的股权稀释,但是这并不是“美国人控制的TikTok"。一方面,字节跳动拥有着TikTok高达80%的股权,稀释后也不会大幅缩水到控制线下。在字节跳动中占股40%的美国投资人是财务投资人,无法穿透这一层公司结构干涉TikTok的决策,而且通常来说,财务投资人也不谋求控制权。
 
另一方面,就字节跳动中的美国投资来说,其比例在互联网公司中也不算高。为了快速发展,互联网公司一般都会多轮融资,创始团队普遍会通过股权控制,治理控制和管理控制等多个方面来实现实际控制。
 
创始人实现控制的方式并不局限于股权比例,在美股,多种控制方式实现控制权已经成为常态。这些控制方式包括如下诸多形式和案例:
 
其一,同股不同权制度。表决权和财产分配权分离。最典型的就是AB股制度。管理层1股B股拥有N票(一般10票)投票权。Google,Facebook,LinkedIn 等知名上市公司都是采用这种方式保留控制权。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以28.2%的股份获得了56.9%的投票权。中国公司中百度、京东等上市公司也采用AB股制。比如百度B类股创始人李彦宏占比25.8%,徐勇8.2%,两人加起来只有34%,但是在投票的时候,其投票权一票等于10票,有绝对控制权。
 
其二,持股平台架构。创始人控制持股公司,持股公司控股上市公司,以较少的持股比例保持绝对控制权。比如在有限合伙企业中,企业执行人必须是普通合伙人,即使普通合伙人股权占比较很小,也只能普通合伙人担任控制人。在蚂蚁集团的股权架构中就有类似的设置。马云控股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云铂投资咨询和25名高管成立君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虽然云铂投资只有0.48%的股权,但是其他25名高管都是有限合伙人,这样有限合伙企业执行人就只能是马云。然后君洁再控股君瀚。同样的方式还有马云对君澳的控制。君瀚和君澳两家有限合伙企业占有蚂蚁金服集团股权比例就达到76.43%,实现控制。
 
其三,利益共同体持股。这里包括投票权委托和一致性控制人。在京东上市前,京东有11家投资机构将其投票权委托给了刘强东行使。
 
上述多种股权控制路径,可能还不能面面俱到,也可以多种方式相互嵌套,形成更加稳固的控制权模式。所以要完全控制TikTok Global,并不是看持股占比,甚至可以说,现有互联网巨头的控制权,都是以各种嵌套方式实现。因为很多互联网企业需要在前期大量投入资金,互联网模式的起点往往是“免费模式”。这就需要互联网企业谋求更多资本投入,而在吸附资本的同时必然稀释股权,为保护创始人拥有绝对控制权,才会出现如此丰富多彩的控制方式。
 
回头再谈TikTok Global,TikTok是一家优秀的中国企业,是字节跳动集团旗下最知名的海外短视频产品。截至今年7月,TikTok在全球的月活跃用户已达到了6.89亿,其中在美国和欧洲的月活用户分别超过1亿。截至今年8月,TikTok在全球的总下载量则已经突破了20亿次。根据当下协议,未来的TikTok Global引入甲骨文为合作伙伴,改善TikTok Global的海外运营环境。但该协议的效用,并非局限于改善环境,某种程度上,这个方案甚至能让TikTok转危为机,拥有更加广阔的未来。
 
TikTok是短视频,其面临两个问题:第一,短视频前期补贴内容创作者,这是国内已经走过的路,需要投入庞大的资金。而资金投入需要融资来支撑。第二,短视频的最终兑现模式,其实是广告业务,这需要和商品零售业有深度的合作。TikTok的方案实际上同时满足了以上两个需求。
 
在融资方面,TikTok在美股IPO获得的融资可以持续为内容创作者提供补贴,这些资本本身来自海外投资人,而且在获得融资的同时,TikTok可以名正言顺的利用已经达成的协议,设置多种方式保留绝对控制权,毕竟协议明确不转让控制权。
 
而在未来变现方面,和沃尔玛的合作,可以为TikTok未来提供变现渠道。毕竟沃尔玛在美国正在遭受亚马逊这样的电商企业的线上冲击,而沃尔玛急需找到一个线上的出口,TIKTOK可以和沃尔玛实现双赢。
 
而更进一步可以看到,TikTok Global单独从字节跳动产品序列中摘取出来,获得更高的估值,也将进一步加强字节跳动全体系运营的实力,字节跳动可不只有TikTok,但字节跳动一直没有上市。
 
对国内监管,不转让技术和控制权是个满意的结果,对美国诉求,甲骨文源代码检查吃颗“定心丸”是个满意的结果,对TikTok Global,不丧失技术和控制权下,获得资本投资,并完善未来TikTok Global的资金来源和变现形式,更是个满意的结果。所以说这必然是“多方共赢”局面。
 
中国企业有的也许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解决问题的智慧,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难倒中国企业。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