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网络经济新阶段,是公平与效率再平衡

网络经济新阶段,是公平与效率再平衡

网络经济新阶段,是公平与效率再平衡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了2020年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5-2020年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分别为119.6、146.9、191.2、257.9、325.5和440.3,分别比上年增长19.6%、22.8%、30.2%、34.9%、26.2%和35.3%。2020年,各项分类指数与上年相比均有提升,其中,网络经济指数为1323.6,比上年增长54.8%,对总指数增长的贡献率为81.7%。
 
过去20年,大部分新经济发展动力都和互联网相关,未来20年,这种趋势将得以延续,我国大力发展网络经济,是顺应全球科技走向,以互联网通信的连接功能提升中国发展质量,优化中国经济结构,所以,未来中国将进一步推动网络经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这也是我国经济活力的重要来源。当然,随着互联网用户数的饱和,未来网络经济的重点在于开拓更多的应用点。
 
实际上,近几年网络经济的蓬勃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问题。首先就是资本合纵连横带来的垄断。资本论将扩张分为内涵型和外延型,内涵式增长时间长,速度慢,但持续时间久,而外延型则见效快,收益高,资本受逐利倾向的影响更愿意走外延型的道路,因而带来了资本的无序扩张,从而伴随而来的就是垄断。其次,就是资本的脱实向虚的问题。网络经济的发展吸纳了社会的大量的人才、资本等社会资源,但许多都流入了新型的金融等领域,而没有反哺实体经济,使得资源在虚拟经济中空转,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
 
所以,当网络经济迈入2021年,笔者认为其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就是公平与效率的再平衡阶段。
 
新阶段中的公平是市场竞争的公平,是对市场竞争的维护。网络经济中,资源集聚速度快,业态丰富度更高,因而更容易滋生垄断,此时就体现出公平竞争的重要性,要营造良好的网络经济竞争环境,要赏善罚恶,对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的诸多行为进行规制,比如反垄断等等。这是激发互联网经济多主体活力,鼓励科技创新的重要方面。
 
新阶段中的效率是将社会资源借助网络渠道与实体经济融合的效率,是调动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的效率。下一阶段的网络经济发展应当更多地在与实体产业融合方面下功夫,拉近社会需求与实体供给的距离,用需求牵引生产转型,帮助实体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解决小企业的“三不”问题,将网络经济的效率优势更多的在实体经济中展现,积极探索通过供应链金融等新型网络经济业态串联产业链供应链。
 
而再平衡的含义,笔者认为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之所以称之为再平衡,是因为新阶段的公平与效率的平衡不仅仅是市场领域,公共领域也需要网络经济业态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是在公共领域的新平衡。政府及企业应探索网络经济在公共服务方面的应用,比如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便捷化社会服务方面等等。其二,网络经济的快速发展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提供了巨大的贡献,前期效率偏重的发展模式将会在新阶段中向社会公平倾斜,尤其在普惠金融、精准扶贫、医疗养老等与民生紧密相关的领域。其三,公平与效率的再平衡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发挥更重要的“守夜人”的作用,在网络经济的一些特定领域需要践行强监管理念,用完善的制度框架和政策配套来维护网络经济的健康发展。
 
综上,窃以为,网络经济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相关业态也发展的越来越成熟和完善,在其新的发展阶段,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市场竞争的公平与资源配置的效率之间的新平衡,这是新制度框架和政策生态下发展速度与质量、社会福利与经济增长的新的有机平衡格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