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明“权属”,畅“流动”,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

明“权属”,畅“流动”,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

盘和林

在2021中国5G+工业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指出,数据正在成为关键生产要素。要研究推进数据确权和分类分级管理,畅通数据交易流动,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合理分配数据要素收益。各地方、各行业要探索建立符合数据要素特点的制度体系和流通平台,同时加快构建政府监管和行业自律相结合的治理新模式。

全国推进数据生产要素的流动势在必行

今年7月份广东省政府官网公布了《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这是全国首份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文件。作为全国首份数据要素市场配置改革文件,《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在释放公共数据资源价值、激发社会数据资源活力、加强数据资源汇聚融合与创新应用、促进数据交易流通、强化数据安全保护等方面着力,推动数字要素市场配置。

此次广东省在数据要素市场配置改革的亮点在于“统筹数据”,推进公共数据和社会数据的融合,目前广东省已经通过“开放广东“平台向社会公开教育、资源、交通、科技等12各领域的政务数据,意在统筹数据,对要素进行统一协调管理,促进要素的流动,有效的激发社会资源活力 。

近日,珠海市人民政府正式印发实施《珠海市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当前,武汉率先与中国电子加快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工作,签署了打造数据要素市场化试点城市合作框架协议。未来全国将推动数据市场化配置,数据要素流动是数字经济的基石,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生产要素,网络是生产关系,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是生产力,数字经济规模已经占我国GDP的38%,未来各地发展数字经济将成为经济推动的主要方向,所以全国推进数据生产要素的流动势在必行。

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建立数据要素权益关系是前提

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数字化”已经成为了时代发展的关键字眼,作为数字化转型发展的重要生产要素,数据要素对于构建产业、经济发展新格局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数据要素需要聚集才会成为要素,单个个体的数据不构成生产要素,因此需要促进数据的聚集。

但数据聚集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数据权属问题,谁有数据的所有权?使用权如何过渡?数据如何交易?这是形成数据市场,将数据市场化配置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而这些问题背后潜藏的经济原理是:产权不明晰,容易产生外部性,信息不对称,容易产生道德风险,要素垄断,容易产生社会福利损失,这些都会导致市场失灵,影响要素的市场配置。

科斯定理提出的产权制度调整,是解决市场失灵的一个重要参考,明晰财产所有权,促进要素的自由流通,是实现要素有效配置的重要条件。对于数据要素而言,数据要素权益关系的建立,包括使用权和所有权的分离,包括数据授权使用体系,包括数据使用规则体系的建立,是数据要素进行市场化配置的先决条件。

11月开始施行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解决了一部分问题,包括“告知同意”、“严禁自动化决策”、“互联网平台守门人”等准则,事实上从法律了明确了信息的所有权,并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个人和互联网平台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现实中仍面临许多问题,比如数据交易,数据共享、数据使用、数据安全、数据使用路径等等涉及的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的问题。

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畅通数据交易流动是关键

不论如何,要想释放数据的权益,数据要素集中是前提,数据要素市场配置是核心,但如同经济发展中的任何要素一样,数据要素集中也容易发生数据垄断。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占GDP的规模已经超过38%,数据基础行业产业发达,具备数据要素推动的技术实力,但企业内部、企业之间、行业之间存在的“信息孤岛”也是我们面临的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

信息孤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信息化发展的阶段性产物,其存在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但需要明确的是,信息孤岛的产生也是利益分割的产物。在当前阶段,数据不仅仅是一种生产要素,更是资本,能够不断产生剩余价值。

数据要素价值的最大化事实上是在不断交换共享中产生的,当数据能够共享,在市场自由流动,每个企业的收益最大边界都会扩展。就企业自身而言,理顺企业内部数据流,进行信息资源规划,可以降低企业信息重复采集和维护的成本,同时各部门的信息共享也有利于减少资源浪费和效益损失。就产业之间数据流动和共享,要释放数据权益,让数据向科技企业流动,需要让头部数据控制人开放生态,促进数据向数据产业链条上的初创企业流动,提高数据使用效率。

我国数字经济规模亟待完善数据使用体制机制,畅通数据要素流通,还需要体制机制的建立,在规则中有序地推进数据要素的使用,明确数据要素流通过程中各主体所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以及享有的权益归属。建立机制,首先要建章立制,其次要推动制度落实,建立行业规则,范例,为未来数据要素流通扫除障碍。并在数据流通中,让各市场主体各司其职,发挥好市场机制的推动作用。(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