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ATM何去何从,在时代的角落里等待技术的帮扶

ATM何去何从,在时代的角落里等待技术的帮扶

你有多久没使用过现金了?近日,“抱歉,我没带着实体钱”登上微博热搜。在此背景下,以取现为主要功能的ATM机(自动取款机)使用率逐渐下降,银行的ATM机业务也悄然“瘦身”。这项曾被称为银行业最有用的发明,用处还有多大?

有个网站曾经做过一项调查,名为“你最近半年一共用过几次ATM机?”根据调查结果,3520名受访者中有1871人在半年中一次没有使用过;1147在过去的半年中使用过ATM1-3次。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曾说:“银行业唯一有用的发明是ATM机。”这句话足以证明ATM机在银行业发展历程中的地位,然而,就是这发表于10年前的言论,似乎成了ATM机的一个离别赠言。

 

近日媒体报道,新数据显示,随着澳大利亚银行继续专注于为客户提供数字交易,ATM 机和银行分支机构正在全国范围内消失。分析显示,近年来全国有近 460 家银行分行关闭,而追溯到 2020 年,大约有 3800 台之前活跃的 ATM 机已被拆除。而4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21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 ATM机具694.78万台,较上年末减少6.60万台。每万人拥有ATM机具6.71台,同比下降7.34%。

ATM的过去,迅速发展归功于纽约一场大雪

ATM见证了银行迅速发展的近50年,是现代商业银行不可或缺的服务业务。然而其发展却源于一个个巧合。上个世纪,一名英国人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我应该能有方法来拿到自己的钱,无论是在英国还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出于这个想法,他开始思考如何能随时随地,方便快捷地拿到属于自己的钱,而不是每天在银行排队,浪费时间,最终这名英国人借鉴巧克力自动贩卖机,成功发明了ATM机。2004年,这名名叫巴伦的英国人因发明了ATM机被授予“英帝国勋章”。事实上,巴伦在思考ATM机时也确实长期饱受银行排队的折磨。就这样,仿照自动售卖机的原理,ATM机便诞生了。

但ATM机并没有迅速在全球范围内铺开,其迅速发展还要归功于纽约的一场大雪,那场大雪严重破坏了交通,银行服务因冰冻陷入瘫痪,这使得ATM机前排起了长队。提早在ATM机上布局的花旗银行抓住营销时机打出广告:花旗银行永不眠。短短几年之后,该行在纽约的存款占有量翻了一番。而借着这场暴风雪,人们终于放下了抵触情绪,开始逐渐接受ATM机。当取钱成了一种自助服务,营业网点和营业时间便没有了限制。

ATM数量连年下降,有厂商从暴利到亏损

在将近50年的历史中,ATM机成功的发展至世界各个国家、各大银行机构,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有到多的转变。在将近50年的历史中,ATM机自身也在不断进步,操作逐渐专业化安全化、布局逐渐合理化、制作工艺逐渐精进化。

国内第一台ATM机在1987年由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引进。不过,当时的ATM机主要是作为展示用途。之后,随着国内银行业的发展,银行对ATM的需求快速增长。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全国ATM数量在2018年达到111.08万台,新增了15.02万台。而这也成为了ATM最后的高光时刻,之后的2019年,我国ATM数量首次出现减少,当年减少了1.31万台;2020年再次减少8.39万台。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一季度起,央行调整了ATM 数量统计口径,不仅统计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布放的在用自助存款机、自助取款机、存取款一体机、自助缴费终端等传统自助设备,还新增统计了自助服务终端、可视柜台(VTM)、智能柜台等新型终端设备。这意味着,如果不是扩大了统计口径,ATM可能在2018年便开始下降了。

除了机具数量,ATM相关制造商的业绩数据同样也能够说明问题。以国内ATM机生产厂商之一的御银股份为例,其财报显示,2017年,其净利润为1377万元,而到了2018年,为亏损9482万元,骤降788%。2019年虽然净利润再次为正,但转正的主要贡献,来自证券投资获利9583万元。同样的,恒银科技(另一家ATM厂商)同样从17年开始净利润走低,2019年亏损达到3894万元。

谁驱逐了ATM机,数字支付唱响终曲

ATM在中国,从朝阳时期的暴利到如今的没落只用了短短的20多年时间,ATM行业发展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从产品角度来看,ATM自身发展速度缓慢注定其要成为弃子。近年来,新科技、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极大的拓展了银行的业务范围,但ATM的服务业务还基本停留在10年前,主要为客户提供取款、转账、余额查询和密码修改等几项功能,反观国外,ATM机功能则更加多样化,个性化。在日本,ATM机可以帮助你换零钱;在西班牙,ATM机能够帮助销售旅游和足球赛的票券;在英国,ATM机能够销售零售券。当然,从今天的视角来看,或许这些功能还是会被互联网替代,但这也在说明,国内ATM机在产品创新上发展滞后,没能与时俱进,为其衰落埋下了伏笔。

从用户角度来看,数字支付的兴起唱响了ATM的终曲。人民银行数据显示,2020年,移动支付的占比高达50%,借记卡、贷记卡和现金的支付占比分别为16%、14%和13%。当年,我国移动支付业务达1232.2亿笔,金额432.2万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1.48%和24.55%。另据中国银联今年2月发布的《2020移动支付安全大调查报告》显示,98%的受访者将移动支付视为其最常用的支付方式,较2019年提升了5个百分点。其中,二维码支付用户占比达85%,相较2019年增加了6个百分点。

支付手段的改变直接决定了现钞的重要性。虽然国家三令五申,保证现钞的顺畅使用,但对于熟悉数字支付手段的人来说,数字支付成本还是远低于现钞支付。现钞的重要性下降,使现钞存取业务遭到重创,而国内的ATM主要功能恰好是存取款业务,因此,ATM机的重要性便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从银行角度来看,ATM的运营和维护费用不得不纳入考量。ATM的使用涉及运营和维护费用,近年来,多家银行削减 ATM 的用量,并不是一种冲动的行为,而是处于成本收益的考量。有媒体记者在北京市西城区某国有银行自助网点观察发现,在约半小时时间内,仅有1名用户使用ATM自助设备。以这种交易使用率来看,ATM所带来了便捷和效率便有些微不足道。可以说,削减 ATM 机数量是市场的选择,是金融消费与金融服务转型的结果。

ATM机会消失吗?

在中国,ATM机平均每万人拥有量不到世界中等水平,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ATM机还有发展的空间,不过,这种思维没有考虑纵向时间因素,当一个产品已经不再适合社会发展,那么迎接他的只能是终结。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 ATM并不会退出历史舞台。其一,ATM的业务主要是存取款,只要实物现金不退出历史舞台,那么ATM便有用武之地。其二,ATM统计口径发生变化,产品升级换代或许能够带来新生。

相比下降速度,或许我们更应关注下降的过程,笔者认为,其一,ATM数量的下降绝不能以服务下降作为代价。就目前的ATM布局而言,我国ATM的机具布局非常的不平衡,导致发达城市多,欠发达城市少,而对于ATM的需求则正好相反,发达城市居民移动支付的意愿和能力较强,对于ATM的需求不高,而欠发达地区需求高,这就意味着,在ATM的减少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地区差异。同时,还要注意不同年龄段的需求,近年来,国家一直鼓励数字产品适老化改造,在老年人适应数字社会之前,ATM等传统现金机具还是不可替代的。

其二,ATM数量下降绝不能减缓产品转型的步伐。随着传统ATM业务的衰落,有的ATM制造厂商渐渐收不抵支,在破产边缘挣扎,有的则跃跃欲试,试图通过转型,在新兴市场中占得先机。窃以为,传统制造商应向着综合化的智能金融终端制造商或是智能金融服务商过度,帮助银行实现无人化和少人化,减少网点占地面积,同时延伸银行的业务触点,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换道超车。实际上,通过嵌入式功能模式,未来ATM现金机具很有可能和很多智能化城乡设施相结合,成为全新的金融功能终端。就比如数字人民币ATM机,将数字人民币和ATM机具融合,实现现金和数字人民币进行转换。

回看沃尔克十年前的发言,我们依旧难以找到银行界能够比肩ATM的发明,但不得不承认,ATM已经走过了其黄金的岁月,在时代的角落里等待技术的帮扶。(作者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