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深圳市如何打造高质量产城融合?

深圳市如何打造高质量产城融合?

近日,深圳出台了《关于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培育发展未来产业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培育发展壮大“20+8”产业集群,即发展以先进制造业为主体的20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前瞻布局8大未来产业,稳住制造业基本盘,增强实体经济发展后劲,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和产业创新高地。预计到2025年,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将超过1.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主引擎。

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推进数字产业化的重要方面

国家统计局2021年6月发布的《数字经济及其核心产业统计分类(2021)》文件中,明确指出了数字产品制造业、数字产品服务业、数字技术应用业、数字要素驱动业、数字化效率提升业五个大类,并指出前四个大类为数字经济核心产业。

而在深圳此次发布的《意见》中,提出的引领型新型产业集群包括网络与通信、软件与信息服务、半导体与集成电路等等均属于数字核心产业,而且《意见》中明确提到的几个重点发展细分领域,也包含了上述几个重要数字核心产业。这说明深圳从政策层面重视数字核心产业的发展,通过打造战略性新型产业集群,突出创新引领、精准布局,提高数字核心产业的竞争力。

数字产业化就是要打造数字经济底层技术逻辑,为数字技术更新迭代和普及应用以及数据要素的价值实现创造良好的条件,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就是在提高数字核心产业的创新能力,扩大数字核心产业规模,为进一步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等提供有力支撑。

深圳拥有良好的先进制造业基础

而数字经济的发展是基于自身的资源禀赋和产业优势,差异化地找到数字经济发展突破口,进而再发挥产业链带动作用,逐步形成具有城市特色的完整数字经济生态。

从规模上来看,深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4.7%,两年平均增长3.3%。超八成工业行业实现正增长,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5.3%、13.3%。主要高技术产品产量快速增长,其中,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智能手机、3D打印设备分别增长173.9%、60.5%、40.9%、21.2%。工业企业利润显著回升,全年全市规上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403.54亿元,同比增长23.7%。

先进制造业产业结构方面,战略新兴产业2021年增加值达1.2万亿,占GDP比重提升至39.6%;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达67.6%、63.3%;数字经济产业快速发展,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占GDP比重达30.6%。

从企业竞争力角度来看,深圳在2019年有22家企业入选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其数量是全国各省及直辖市中的第一。2021年深圳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34家,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19家。

从创新能力角度来看,深圳在2019年国内专利申请量就突破了26万件,占全国专利申请总量的6.23%,在全国大中型城市中排名第一。在今年五月份印发的《深圳市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十四五”规划》中,更是明确了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达到5.5%到6%,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超过108件、产业集群创新综合服务体不少于10家等目标。

因此,无论从先进制造业、数字核心产业规模角度,还是从企业竞争力和创新能力角度,深圳的制造业水平和竞争力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具有扎实的制造业发展基础。同时在近几年科技、产业革命中,培育出了华为、中兴、腾讯等一批质量、规模等引领全国的数字经济企业,引领地区甚至是全国数字经济的发展。

城市数字经济发展的“深圳道路”

同时可以看到,随着数字经济的崛起和发展,全国各地都在积极抢抓数字经济发展变革的重大机遇,以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为主线,布局产业、城市发展,比如北京、山东、辽宁、温州等城市都在积极统筹,推进数字化转型。

但是,从各个城市数字化转型发展的战略、特征来看,数字经济的推进发展,需要精准本地化,试点一盘棋。以杭州为例,杭州走的是一条以服务业全面转型进而推动产业数字化进程,逐步带动整体数字经济发展的道路。杭州有较强的电商基础优势,从而引领了当地服务业的数字化广泛转型,包括全国首个跨境电商综试区、eWTP示范区等等,电网发展环境不断优化。在此基础上,杭州出台了一系列的就业创业扶持政策,鼓励人们培育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等新产业数字化平台。同时杭州也是第一个实现无纸化的城市,移动支付、“健康码”等创新更是成为全国数字赋能城市治理的重要实践。

而深圳因为其得天独厚的制造业基础与快速发展的战略新兴产业,走出了一条以数字核心产业发展为突破口,推进数字产业化进而带动工业互联网等产业数字化业态,逐步建设成为数字经济产业发展高地的“深圳道路”。

深圳依托自身电子信息制造业和软件行业的雄厚基础,在5G等关键技术领域取得了世界范围内的话语权,并基于此广泛推进工业互联网应用和生态建设,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有机融合,建立了“深圳市工业互联网专家委员会”、“深圳市工业互联网联盟”等多个智库和企业群体,打造了良好的工业互联网发展生态,无人工厂、跨地域生产、柔性生产线等新模式、新业态不断产生,显著提高了深圳的工业生产数字化水平与生产效率。

高质量的产城融合,是深圳进一步打造数字生态的重要方向

虽然,全国都吹响了数字经济发展的号角,向产业发展、城市发展的新阶段迈进,但也有不少地区打造的数字产业流于形式,把数字化停留于业态本身,没有真正的转化为产业或者说城市经济发展的引擎,因此,推进高质量的产城融合,有利于避免“重产轻城”和“重城轻产”现象的出现。

当前有一些城市已经出现重产业集聚区建设而轻视城镇化建设的倾向,既没有实现产业集聚区的发展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相互衔接,也没有把产业集聚区和新城开发、老城改造工作结合在一起统筹推进,深圳应当避免误入这样的歧途。

“重城轻产”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鄂尔多斯,在当地没有形成具有规模性的产业并且还没有充分发挥产业的带动作用以及资源集聚作用的时候就急于开辟完全不配套的新城,最终造成“空城”现象的出现。

所以深圳要在产、城之间统筹兼顾,有机平衡,通过产业集聚发展强化城市产业支撑,增加就业等等,带动城市整体数字化转型,同时通过城市功能实现人口安居和资源集聚,为产业集聚区提供良好的社会生活。

深圳的制造业基础、产业发展特色与市场化水平,更适合通过产城融合来完善数字生态。产城融合是指以城市为基础、承载产业空间与城市功能,既能够发展产业功能,也能够以产业为保障和引擎推动城市转型与服务升级,形成人、产、城三方联动,互为依托,互为促进的有机城市生态。

深圳市如何打造高质量产城融合

产城融合的前提是需要有具有竞争力的产业为基础,深圳的先进制造业可以很好地满足该要求。《意见》明确指出要推动宝安燕罗、龙岗宝龙、龙华九龙山、光明凤凰等20个先进制造业园区,而这将吸引大量的人才、资本流入,基于此才能形成人口和资本集聚,满足城市化发展要求。

需要指出的是,产城融合关键是要打破产和城之间的分割关系,将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有机统一,促进产业发展与城市功能的融合,促进产业集聚、资源集聚、人口集聚之间的协调。要让产业和城市之间借助产业链、供需链形成一个循环,以产兴城,以城促产,产城相融。因此,高质量的产城融合要根据不同产业功能,不同产业结构与市场特色对城市进行科学的分区。

根据城市规划学的理论,产城融合应当包括中心区、过渡区、特色资源区、产业园区和生态保护区。产业园区集聚了深圳的先进制造业,为避免产业园区域与城市的割裂,需要加强其与城市功能的衔接,促进产业与社区的互动,做好基础设施共享、人才交流共建、社会服务共参与的开放式企业城区。特色资源区和生态保护区是从资源角度的功能分配,包括资本、数据等需要进一步深度挖掘和应用的资源应当放在特色资源区,该区域要和产业园区保持有机联动,同时也要和城区紧密项链。生态保护区则是要从保护环境的目标出发,为产城融合的环境生态贡献力量。

对于深圳来说,城市高端综合服务功能应当布局在中心区,它包括了先进的数字服务业,这里将直接影响城市的数字化水平。而过渡区则是串联产业与生活、服务的重要纽带。一个城市可以有多个相同类别的分区,但这些分区之间要避免同质化,突出产业链的差异化互补。

在分区的基础上通过产业链纵向和横向合作、公共服务跨区域融合等等方式将其有机串联在一起,形成差异分工,密切合作,有机整体的产城融合布局。比如深圳的20个先进制造业园区均有不同的产业集群方向,凤凰是突出超高清视频显示,马田是精密仪器设备、智能传感器、玉塘是高端医疗器械等等,通过对不同制造业园区的分工可以更好的形成优势互补的城市产业发展结构,形成各区域间的有机协作,促成人口、资本等要素的流通,进而借助这种合作将不同分工的区域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有机协作的完整产业融合布局。

综上,窃以为,此次《意见》的颁布能够进一步夯实深圳先进制造业的基础,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有助于深圳进一步推进数字产业化,在数字经济发展中走出一条以数字核心产业发展为突破口,推进数字产业化进而带动工业互联网等产业数字化业态,逐步建设成为数字经济产业发展高地的“深圳道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应当要注意统筹兼顾“产”和“城”的关系,优化顶层设计,实现高质量的产城融合,进而打造一个完善、高效、和谐的数字经济生态。(作者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