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盘和林 > 数据要以服务产业为主,全面竞速数字经济新赛道

数据要以服务产业为主,全面竞速数字经济新赛道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6月22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会议指出,我国具有数据规模和数据应用优势,我们推动出台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积极探索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加快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取得了积极进展。要建立数据产权制度,推进公共数据、企业数据、个人数据分类分级确权授权使用,建立数据资源持有权、数据加工使用权、数据产品经营权等分置的产权运行机制,健全数据要素权益保护制度。

实际上,我国多个地方政府正在如火如荼地探索公共数据、企业数据的流通机制、制度。例如,6月18日,南方数据服务联盟创新发展大会在广州市黄埔区举行。该数据服务联盟由工信部电子五所、中国信通院、广发证券、广州化工交易中心、科学城信科集团、腾讯、百度、华为等11家从事大数据相关技术研发、生产、销售、技术服务等企事业单位及社会组织共同发起。在数字经济时代,探索构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应用需求为导向、多方联动共享”数据联盟对数据要素市场化、推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有着重大意义。

笔者认为,数据作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不仅具有基础性资源作用,更具有创新引擎功能,已经深度融入到了经济价值创造的全过程。也就是说,数字经济不应仅局限于简单买卖数据的经济,而是要以服务产业为主。数据经进一步加工处理后才可成为要素,进而通过深度和专业的融合分析使数据价值融入经济运行,包括数据的收集整合、分析融合和产业服务三个基本环节。在以上过程中,数字经济助力服务产业也面临着诸多考验,产业服务水平仍有一定提升空间。

其一,数据服务要以产业为导向。产业数字化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前沿端口,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特征。虽然现阶段国内外需求引致的中国数字化增加值增长较快,但归根结底数据是一种生产性要素,而非实实在在的金融产品。数据要素市场化的目的,是要将数据资源最终转化为生产力,因而在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的同时要谨防各类实体企业出现过度金融化的现象。这便需要制定针对性政策管控企业数据服务行为,提高服务产业政策的激励效果。从服务端看,以产业为导向需要将数据在生产、应用和流通环节进行标准化。对此,数据服务联盟可打通数据要素融通环节壁垒,为上下游合作伙伴提供数据采集、存储、计算、清洗、分析、咨询、展示、应用等全链条、全方位、一站式服务,帮助产业降本、提质、增效。

其二,数据服务要以需求为指引。产业基础是产业形成和发展的基本条件,产业链是产业发展的根本和关键。在追求数据服务供给量的同时更要关注需求,遵循先缔造服务需求再适配产业链的发展规则。通过供给侧施压,逼迫数据拥有者主动去分享,往往很难实现。而以需求侧数字化倒逼供给侧加快数字化转型,可让需求方具备更多数据交易竞争的优势,进一步推动供需动态优化、实现有效匹配。中国很多产业就曾有过历史教训,只有刺激需求,产业链才能向价值链的顶端进发。因此,数据服务提供商要立足重大技术突破和重大发展需求,增强数字产业链关键环节技术创新和服务能力。同时需要通过利益机制的调整来开发市场和建立新的供需关系,利用好国内市场优势,充分挖掘国内产业转型对数字服务的需求潜力。

其三,数据服务要以安全为根本。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同时加强数字经济风险防范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重点工作,数据服务过程中保障安全是根本,因此构建安全预警体系和风险防范机制固然重要。但政府也应给予一定的政策空间,通过协同治理和联合监管,解决传统政府数字监管框架相互分割的问题,从而营造宽松和谐的共生环境,真正破解数据服务市场化面临的各种阻力和体制矛盾。数据服务联盟就是以数据资源共享为基础的服务创新载体,其多主体间能否形成良好的数据资源共享和安全保障直接影响了数据服务联盟运行的成败。

面对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历史关口,必须紧紧抓住数字经济带来的契机,推进数据服务产业、赋能产业。值得一提的是,制度是激活数据要素市场的决定性因素,在数据服务产业的过程中,探索多部门协同合作,多行并举,重要的是从制度入手。数据服务的认识和观念的调整不仅影响着数据服务联盟组织是否有效,更决定着产业导向、需求指引和安全核心能否有效发挥。(作者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