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日前,华瑞银行一纸公告,上海的长租公寓“寓见公寓”拖欠房东租金、私扣租客房款等事情曝光了,人们才发现在长租公寓背后隐匿着巨大的资金池风险,第三方理财平台、多家银行也被牵涉其中。

  而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杭州的长租公寓“鼎家”租金贷业务已经“暴雷”,随着租金贷相继“暴雷”,如今的“租金贷”俨然成了一种“套路贷”。

租金贷指的是,租客在租住房屋时,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与公寓房签订住房合约,由第三方金融机构预先代付全年的房租,公寓房代付贷款利息,之后租客按月向金融机构清还租房贷款的经营模式。其经营模式属于“消费贷”+“长租公寓”的创新模式,就经营模式本身来讲,是一项企业、金融机构、个人多主体共赢的一项创新。

 

“租金贷”从创新异化为“套路贷”

   然而作为一个朝阳产业,相对“自由”的发展,使得“金融+长租公寓”的发展模式异化,部分长租公寓“挂羊头卖狗肉”,表面上是经营长租公寓业务,而事实上是想借助公寓平台多方“敛资”,形成自己的资金池,并在未得到租户的同意前提下,非法挪用资金中饱私囊。而这些资金池里的资金要么重新流入长租公寓,成为企业扩展规模的利器,要么进入金融投资市场,以求在短期内从市场上分的一块蛋糕。但不论这些资金池里的资金最终流向何方,其最终都会使得长租公寓命悬“资金链”。

   租金贷引发的风险一旦爆发,租户将成为最终受害者。以寓见公寓为例,此次暴雷,由于未依约受到资金,房东方有权解除合同,银行方有权追责继续向租客收取贷款,而租户一方面成了房屋无权占有人,另一方面,即使最终没有享受到租住权,但却依旧需要以法履约付清所有贷款。而面对自己所签订的合同,住户只能哑巴吃黄连。

作为公寓方,在没有住户的授权下,联合金融机构利用租户信息办理贷款,欺诈客户将涉嫌诈骗罪。除此之外,通过租金贷汇集的“资金池”其资金流向往往并不是租房事宜本事,这事实上就构成了非法集资罪。

而对于长租公寓市场本身来说,租金贷是长租公寓发展的产物,但是这样变了味的租金贷反而不能促进市场的健康发展。近年来。我国一直大力支持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从2015年开始倡导多主体、多渠道、租售并举的住房制度,政策的支持使得长租市场诱惑巨大,“租金贷”金融工具的出现为资金进入长租公寓开辟了新的渠道,资本竞相进入以求分得糕。但是大量资本的进入却成了公寓方抢占房源,扩展市场的利器,导致房租暴涨,行业垄断,租户苦不堪言。     

“租金贷”本无罪,只因缺乏资金池“守夜人”

据链家研究院发布的《租赁崛起》报告显示,2015年、2016年,中国租赁市场规模大概在1.1万亿元,2020年或将达1.6万亿,2025年将达2.9万亿,2030年会超过4万亿。市场的发展与市场规模扩大,最终必将会逐步实现与金融市场的接轨,“租金贷”事实上象征了租赁行业实现了创新性发展。

而如今租金贷所走的模式事实上和分期购房贷款并无二般,而在房地产销售行业不仅仅是分期分款,如今被市场广泛采用的预售制度也让房地产销售行业背后形成了比房地产租赁行业规模大的多的资金池,而截止目前为止,房地产销售行业并没有大规模的出现“暴雷”现象。所以“租金贷”作为行业发展的产物,只是促进行业创新性发展的工具,如今之所以“大规模”的出现暴雷事件,问题并不是“租金贷”本身,而是因为在工具使用过程中缺乏有效的监管人。

从公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是资金池缺乏监管部门作为“守夜人”角色。“守夜人”职能是政府部门对经济的第一职能。其职责是做到:一是保护社会,使其不受其他独立社会的侵犯;二是尽可能保护社会上各个人,使其不受社会上任何其他人的侵害或压迫;三是建设并维护某些公共事业及某些公共设施。在这里更多是指保护租客的合法权益免受侵犯。

综上,窃以为“租金贷”作为一种金融创新工具,我们应该肯定其对行业发展的积极作用,同时,相关部门需要发掘“租金贷”频繁暴雷的深层次原因,加快相关法律制度的建设与完善从根本上防止不法分子“钻空”,除此之外相关部门还需加强企业与金融机构的监管,防止市场主体急功近利,行业跑偏,做好“资金池”守夜人的角色,以促进租赁市场健康繁荣发展。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话题:



0

推荐

盘和林

盘和林

756篇文章 1次访问 119天前更新

现为国内青年经济学者,财经评论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学博士,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国际金融报、澎湃、新浪意见领袖等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腾讯证券研究院、网易研究局特约专家。 曾出版《从需求到供给侧改革》、《企业服务创新及其绩效研究》、《地方旅游产业发展研究--以广西崇左市为例》等专著。评论文集《微言论见》。

文章